《荆棘花园》

苗苗缓缓走到我面前来,倾身捧住我的脸,眼神疯狂而哀伤:“苏苏,你知道吗?从你救我的那天起,我就爱上了你。你就像是我黑暗的世界里的一道光,让我有了活下去的理由……我爱了你这么久这么久,只要一直能够看着你,陪在你身边,我就很满足了……你是知道的,你一直是知道的,是不是?所以你才一直没有jiao男朋友,你是为了我,是不是?”

我觉得手臂上起了皮疙瘩,我说:“苗苗,你在开玩笑!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啊!”虽然一直没遇到看顺眼的男生,但是也不能说我喜欢女生阿!

“就算你不爱我,只要让我一直守着你我也就开心了……可是……”童苗苗的眼神狂luan,指着我,大喊:“为什么!为什么你会跟别的男人在一起!”

我无力地靠在沙发上,身体里奇异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似有火烘烤我的肢体,我困难地tiantiangan燥的嘴chun:“苗苗,你冷静一点,你现在太激动,你冷静下来我们有话好好说。”

童苗苗诡异地笑了:“不,什么都不用说了,苏苏,我会让你明白,只有女人最了解女人,只有女人能让女人最快乐,过了今晚,你就会爱上我的。”

她的手抚m我的脖颈,手指所到之处燥热减退,泛起小小清凉的愉悦。

我心里有点明了,仍不能置信地瞪着童苗苗:“你,你给我喝了什么?”

“还不明白么?”她笑得极其妩媚,“药水,能让苏苏你乖乖享受快乐的药水。”说着竟低下头,红chun向我吻下来。

我的后背冒出冷汗,天,童苗苗她一定是疯了!她是女人,我不爱她,她居然想对我……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控制自己偏过头去,童苗苗的嘴chun落在我的颊畔,那湿濡的感觉令我涌起强烈的抗拒感,我的胃抽搐,一股恶心感泛上来,我gan呕起来。

我不想被多年的好友,而且还同为女人的人强迫做那种事!

怎么办?全身软绵绵的,手机就在我裤子后面的口袋,可是我连按键的力气都没有,更别说抬手去把手机拿出来了。我开始感到恐慌,愤怒恐慌,悲伤愤怒恶心恐慌。谁来停止这一切?

裤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我心头一喜,谁打来了电话?我只消努力去摁下接听键就可以了,随便是谁,叫他来救我吧!

喜悦很快变成巨大的失望,我发现药效越来越强烈,我连一个手指都动不了!

童苗苗的手开始解我的衬衫扣子,我几乎要哭出来,强忍恐惧劝她:“苗苗,你别让我恨你!”

童苗苗停了一下,却又无限温柔地看着我,继续动作下去:“相信我,你会喜欢我带给你的感觉的!”

手机依然在徒劳地震动着,近在咫尺的拯救,我却无能为力。我的衬衫被解开,米色的文x露了出来,童苗苗的手覆在我柔软的x上,我的声音都抖了:“住手住手!童苗苗!你疯了!我一定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