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菲力应该知道是谁打来的电话,但是他一句也没问。

直到聂文函回来一起吃了晚饭,我送告辞的菲力出门的时候,在门口两丛贴梗海棠婆娑的树影里,他突然回身定定地看着我,说:“苏苏,你要是喜欢他,就别为难自己,直接告诉我,也好让我断了念头。”

我微讶地抬头,看着他:“菲力,为什么这么说?我跟聂唯yang……我对他不是……”我对他是什么样的心情?看着菲力清澈的眼神,我突然觉得脑中混luan,再说不下去。

菲力低头笑一下,说:“苏苏,我们也经常在一起说笑聊天,你从不介意表露自己的情绪,但是我从未见你生气过。我那时候就想,你总是很随和,很容易宽容别人,其实,大概是因为你不在乎,不会很容易就把别人放在心上吧,也许,只有你特别在意的人,才能让你气恼挂心。今天,我看他打电话过来,只是几句话,你就露出那样我从没见过的神情来,苏苏,其实你很在意他吧?”

才不是。我才不是在意他把他放在心上,只是……因为没有人会像他一样恶劣,我才会生气……吧?

菲力又说:“那天,我看你那样追着他过去,我就知道,你心里有他。这些日子,我考虑得很清楚,如果你对他无心,我愿意等下去,但是,如果你们互相都对彼此有意,我还是早点放开祝福你们比较好。”

我叹口气,抬头看天,盛夏的微蓝夜空被城市的霓虹映得微微泛红,一片迷朦暧昧的颜色。

我的目光看向菲力身后远远的一片城市夜景,说:“原本,我想找的另一半,是能跟我心意相通,脾x相合,执手到老的人。但是,聂唯yang他……我不知道,他对我是什么样的一种感情,我不知道他喜爱我的人还是我的身体,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接受他那样随心所yu的x子跟他一起生活。但是菲力,我不瞒你,我确实被他吸引,虽让这吸引不足以让我奋不顾身去爱他,但是我想我应该告诉你。”

跟聂唯yang在一起总让我感到自由尽兴,仿佛每一个懒散的毛孔都苏醒过来,去感觉去体会,人变得容易被激怒也容易被感动,恩,那感觉……很畅快,对,就是这个词。但是,这畅快的感觉还不值得我用爱情和忠诚去jiao换,爱情和忠诚,呵,那只能用真正的爱情和忠诚来jiao换。

菲力深深吸了一口气,没有说话,晚风吹动树叶的沙沙声在一片寂静里分外清晰。

我抬头看他,他低着头,皮肤白皙,眼睛藏在y影里。

我抿抿chun,gan脆把话说死,免得耽误他。我说:“菲力,我很喜欢你,但是,只是朋友的那种喜欢,我想我不会爱上你。如果有个女孩子给你带来幸福,我会衷心地为你高兴。”

菲力还是不说话,我低下头,x中一阵悲哀,我真的舍不得菲力这样一个天使般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