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羞愧愤怒,这样lang狈的姿态被人偷偷拍下来,仿佛被扒掉遮羞衣物推倒人前来,然而,是自己惹来的,能怪谁?

我深呼吸,压下情绪,问聂文涵:“聂叔叔,提的什么要求?”

聂文涵似是极力想使事情平息,好让妈妈冷静下来,摆摆手对我温和地笑:“别担心,数额对家里来说很少,小孩子不要c心这些。你妈妈只是担心你。”

又说:“给唯yang打过电话,他在录音棚接不到,还要晚点才能回来。”

我点头。妈妈嫁的这个人,我一向跟他没有多少jiao流,甚至曾为了他对小时候的聂唯yang的冷落而对他隐有忿忿,然而此时,他的温和宽厚令我感激。

我低头,诚恳道歉:“聂叔叔,对不起,怪我,jiao朋友认人不清,结果引火上身。”

聂文涵居然幽默一把:“不不,怪我,要不是我让家里有点家底有点名气,也不至于被人盯上。”

要不是妈妈在旁边还板着脸,我几乎笑出来。

妈妈问:“你跟他,怎么回事?”

我说:“妈妈,你先别生气,我们,两情相悦。”

妈妈怒意浮上脸:“什么两情相悦?你才多大?你懂你自己要什么?”她睁大眼,声音凌厉,“别告诉我,你跟他,已经越了界?”

我被从未面对过的妈妈的怒意惊呆,连隐瞒也做不到,张嘴说:“是。”

妈妈伸手指我,嘴chun哆嗦,又颓然垮下肩膀,手掌遮住眼睛,喃喃:“天,十八岁,这是做的什么孽?”

聂文涵轻拍妈妈的背:“阿阮,你别气,孩子们有感情也不是什么坏事……”

妈妈的声音从手掌下传来:“多久了?”

呃,是说得久一点比较好还是说得短一点比较好?

妈妈已经提高声音又问:“多久?!”

我吓一跳:“从刚过来。”

妈妈瞪着我,不敢置信般深深吸气:“苏苏,你怎么这么傻?这么短的时间,怎会有感情?他只是在占你便宜!”

这话太难听,否定了我,否定了聂唯yang,更否定我们之间的一切。我皱起眉来:“妈妈,你别这样说他,他不是!”

聂文涵也说:“阿阮,你别这样说……”

“怎么不是?你才几岁?你怎么懂?”妈妈严厉地直视着我,“立刻跟他分开,趁你现在还能回头,我立刻给你联系国外的学校,离开他!”

“妈妈!”我惊怒,情绪开始不稳,怕她真的这样安排,“我已经十九岁,我知道怎么安排自己的生活!”

我的声音也开始无法平稳。我们总是最容易同家人争吵,因为我们最想得到他们的认同,也总是最容易被他们激怒。

“这是为你好,”妈妈的眼神毫不放松,“听妈妈的安排,新学校很快就能办好,马上离开聂唯yang,不要再跟他来往,现在还来得及。否则,你以后一定会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