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地主》


耳边忽远忽近传来阵阵撕心裂肺的哭声,沙蔓觉得头痛欲裂,一不身在何处。发生了事,她这是了?

她记得刚刚参加完论文答辩会,就兴冲冲地去找她的男。结果她男友正在跟人热情拥吻,对方是她们系里的一个女生。

平时口口声声说爱她的体贴男友劈腿了,沙蔓一时有些反应不。

然后,是那个女生的长篇叙事抒情。她这才,男友在和她交往的同时,暗中和这个女生暧昧不清。现在快毕业了,女生向男友提出来,女生的父亲是某地方的一个乡长。女生对男友担保,让男生跟着去女生的家乡做一任村官,然后就可以凭借女生的父亲积累的人脉扶摇直上第一章重生,成为新星,然后名利双收。

男友答应了,两人正在将奸情从地下转向地上的过程中,被沙蔓跑来了。

“你一直问我爸爸和哥哥是做的,”很快冷静下来的沙蔓完全无视了得意洋洋的女生,只是转向男友,“我是爸爸妈妈超生的,所以跟妈**姓,用爸爸的姓做名字。你那么关注我家那个城市的事情,不用我说,你应该他是谁。”

男友很快地掩饰了突然兴奋起来的眼神,飞快地甩开了那个女生的手,朝她走了。

“蔓儿,这是个误会。是她一直暗恋我,刚才向我表白。我看她可怜,一时心软。你应该,我心里只有你。”

男友走,高大帅气,笑容灿烂,一如她喜欢上他的时候。

不过那已经是式了,她失恋了,同时认清了一个人。

“可是我不要你了,你……被我甩了。”

沙蔓大声宣布,潇洒的转身。男友,不,那个时候已经是前男友了,马上追了。那女生这个时候却向发了疯一般,从后面扑。

“你去死吧,我再也不想做地下情人了。”那女生狠狠地第一章重生一推,不是推向贱男,而是她。

然后,她听到尖锐的刹车声,周围人的惊呼声。落入她眼中的最后的一幕,是那女生狰狞的脸,还有劈腿前男友那张堪称表情精彩的脸。

她被那个贱三给推了一下,发生了车祸。该死的贱男、该死的小三,还有该死的校园飞车党。沙蔓觉得头好疼,能感觉道疼,就是说她没有死。那么现在,她应该在医院里。爸爸妈妈一定赶了吧,还有哥哥,也一定请假了。

“都三天三夜了,早就死透了,老四你抱着个尸首哭啥哭,还不快点做饭去那,一家子老少十几口人,可都饿着。”一个的大嗓门道,“老四你赶紧去推车,她奶说了,小孩子家家不能进祖坟,趁天还没黑,把丫头推南山那边埋了。家里大姑娘要出门子,俺们家二郎也要说亲,可别让你这丫头挡了好运兆。”

沙曼突然觉得被紧紧地抱住,湿热的液体一滴滴落在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