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地主》


连蔓儿回到西厢房,张氏正在和连守信哭诉。

“我嫁进来这么些年,我是人,谁不?我这心里憋屈啊……”张氏一边抹眼泪,一边哭道。

连守信坐在炕沿上,伸手要安抚张氏,又见孩子们都在旁边,就把手缩了。

“娘……娘她也是有口无心,你别和她一般见识。”连守信道。跟大多数同时代的人一样,“天下无不是的父母”,他是受这样的教育长大的。

张氏也是一样,但是这次的事情却不一样,会有爹娘冤枉的孩子是贼吗?

“说我别的也就算了,娘平时说我的还少吗,你听我反驳过一声没有,当面没有,背后我也没有。可娘她这次……说我第二十四章赔礼偷,我是那样的人吗?这么多年,我对这一家人的一片心血……最后还成了贼了。”张氏哭的很伤心。

连守信叹气,她张氏性格柔顺,和他一样是正直的脾气。正因为张氏正直,她对要求很严,严格按照道德规范行事,所以才将一些事情就看的很重。如果这件事换做二房里的何氏,根本就不会当一回事。周氏不分青红皂白就说张氏偷鸡蛋,将张氏伤的狠了。

“娘她……”连守信想了半天,也找不出话来为周氏辩解,最后只好说,“这不没事了。”

“多亏白母鸡当面下了那个蛋,要不然,可还说不准那。”连蔓儿不失时机地道,“我觉得,奶后来是看出来那白母鸡有蛋没下,却啥也不说,故意让娘背这个贼名。”

张氏哭的更伤心了。

连守信无奈地看了小女儿一眼。

“娘,她是个要强的脾气,这……”

连蔓儿嘟起嘴。周氏这样的根本就不是脾气要强,应该叫做脾气孤拐才对。就比如上次的肥肉事件里也一样,不管怎样,都是别人,就算是她的,也要别第二十四章赔礼人替她背。

“大家都看到那个蛋了,奶也不肯承认冤枉了娘。”连蔓儿道。

连枝儿、五郎和小七都跟着点头。

连守信只有苦笑,他心里明白,要周氏认,只怕要等太阳从西边出来。

“你奶就是那个脾气。”连守信道。

张氏心里委屈,忍不住地哭,连蔓儿也板起了小脸,要哭不哭的样子,连枝儿、五郎和小七都默不作声。屋里的气氛变得十分压抑。

连守信叹了一口气,从炕上站起身,也顾不得连蔓儿几个都在跟前了,就冲张氏做了一个揖,“娘这次冤枉了你,我……我替娘给你赔不是。”

“干啥啊,孩子们都在,你给我做啥揖。”张氏不好意思地道,脸色就转好了许多。

连守信嘿嘿笑了两声,张氏受了这样的委屈,几个孩子都站在张氏那头。理在哪一边他是清楚的,心里也心疼和孩子,可是他又不能说周氏的不是,只能替周氏赔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