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地主》


第十章包子

“嘿嘿,不能说。”连守义嘿嘿笑道,“你就放心吧,不管怎样,他不敢不照看咱们。等咱们也跟着做了老爷太太,也买几个丫头伺候,给儿子们娶城里的小脚女人。”

“爹,我不要城里的小脚女人,就罗家村的就行。”连二郎不知什么时候也醒了,突然说道。他今年十七岁,已经是该说亲的年纪,一直高不成低不就。

“不行,她家穷的叮当响,她娘病怏怏的,还有一个兄弟年纪又小,她又要多多的聘礼,又打算让女婿以后多照看她家里,咱们好好的,娶她那?二郎,你别着急,等着你大伯做了官,还怕没好闺女让你挑拣?”何氏忙第十章包子道。

“大伯要做官,也没那么快吧。”连二郎见说不动他两个,只好翻过身又睡了。

…………

连蔓儿睡的迷迷糊糊的,就被张氏和连枝儿扶了起来,说是熬好了药,让她吃了药再睡。连蔓儿闻到浓浓的草药味,勉强睁开了眼睛,低头一看,是一碗黑黑的药汤,那味道着实不太好。

“蔓儿,喝了吧,省得以后再头疼。”连枝儿劝道。

连蔓儿想了想,她的身体还很虚弱,只得捏着鼻子将药吞了下去。整个过程,她的眼睛都是半眯着的,实际上还没有完全清醒,喝完了药,她就又睡下了。

不知过了多久,连蔓儿模模糊糊地听见连守信和张氏在小声说话。

“王太医今个晚上就住在他举人兄弟家里,明天早上回镇上。”连守信道。

“那明天早上,你也跟去镇上买药吧。”张氏道,“药钱,娘给你了吗不跳字。

连守信没有回答。

张氏叹了口气。

“王太医是个菩萨心肠,可咱也不好欠这个情。尤其是那药,人家也是花钱收来的。要是娘实在不肯出钱第十章包子,就再把我这两根簪子当了吧。”

“我明早再去娘那试一试。”连守信道。

张氏嗯了一声,扭头看了看睡在那里的连蔓儿,不觉眼圈又红了。

“我对不起蔓儿,我怎么就那么傻,人家说什么是什么。要是蔓儿有个三长两短,我也没脸活着。人家要说我卖女儿求荣那。”张氏低声啜泣道。

“胡说啥,”连守信的声音有些闷闷的,“蔓儿这不是活的好好的吗。……蔓儿的事,娘……,大哥和大嫂他们,也……也应该不是……”不是故意的。这几个字,连守信终究没有说出口。”

“那是你亲兄弟,你自己心里明白就好。这些年咱们干活在前头,吃喝在后头,娘怎么说怎么是,我从来没抱怨过。今天这个事,要是蔓儿不说,我还是个傻子那。想一想,我这心里,就好像浇了一瓢冷水。”

张氏从低声啜泣转为呜呜地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