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地主》


费章节(12点)

原来是这样,连蔓儿看了看远处正在割高粱的几个人。这半晌,他们已经有了先后。连老爷子五十多岁了,比起正当壮年的三个,竟然还领先了一段距离。

“爹,歇一会吧。”连守信紧跟在连老爷子身后,抬头看了看天,又看了看连老爷子汗湿的后背,提议道。连老爷子用庄稼人的话来说,是个恨活计的人。就是恨不得一气就把活计做完,干起来不歇息。

连老爷子听见的话,一手抓着割下来的高粱杆子,直起腰来,也看了看天,估摸着大约已经干了一个半时辰了,回头看看几个和孙子都累的满头大汗,就点了点头。

“第四十章甜杆歇吧。”

连老爷子放下手里的镰刀,坐在田埂上歇息。

五郎和连蔓儿走到板车旁边,那里有破棉絮包裹着的带水嘴的大瓷罐,里面装满了水,是早上从家里带来的。五郎就抱了大瓷罐,连蔓儿则是抱了几个碗送到连老爷子这边来。

五郎抱着罐子,往连蔓儿端着的碗里倒了一碗水。连蔓儿就把谁递给连老爷子。

“爷,喝水。”

连老爷子答应了一声,接过碗,仰脖将一碗水都喝了个精光。

五郎又要给连老爷子再倒一碗。

“爷不喝了。爷抽烟。”连老爷子说着话,就从腰带里掖出来装了旱烟和草纸的口袋,卷了一根旱烟抽起来,

这时,大家也都走拿碗喝水。连蔓儿看见张氏靠着高粱垛坐着,就倒了一碗水,给张氏送,然后就在张氏身边坐下了。

“累了不,蔓儿?”张氏接了碗,喝了一口,问连蔓儿。

“不累,”连蔓儿道,“哥和姐都帮我那。”

正说着话,连枝儿、五郎和小七也走,都在张氏身边坐下了。小七还撒娇地靠在张氏的怀里。

第四十章甜杆连守义和连守礼都坐到连老爷子身边,也卷了旱烟抽。连守信不抽烟,他喝了一碗水,就走到旁边,拿了几根特意留下的高粱杆,将上面的高粱穗子割下来,又将高粱杆切成了半截胳膊长短的几段,走到张氏和孩子们歇着的地方来。

“甜杆,爹给咱挑了甜杆。”小七看着连守信抱着高粱杆,立刻坐直了身子,笑的脸颊上露出两个酒窝。

“甜杆?”

连守信就走,将那一捆甜杆放下。

“都是甜的,别割了嘴。”说完也靠在高粱垛旁边坐了。

连枝儿、五郎和小七都拿起一根,连蔓儿也跟着挑了一根拿起来。

高粱杆也是一节一节的,和甘蔗有些类似,当然是细了许多。大多数的高粱杆并不甜,只有很少是甜的。连守信最会挑甜杆,他只捡那些长的青碧青碧的,割下来后,在茬口上尝一口,确定是甜的,他就会特意留下来,然后割成小段,给几个孩子做零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