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地主》


费章节(12点)

连蔓儿暗自咋舌,就这么一会的功夫,连守礼能说几句话。只怕是他一开口说要分家,周氏就发作了。

“老三,好好的,说啥分家。”连老爷子坐在炕头上,声音低沉地道。

“爹,我……,分开过,大家伙都清净。”连守礼被周氏一个巴掌打的有些懵了,竟然将平时不敢说的话说了出来。

“清净,你弄死我,你就带着你的孩子吧,你就清净了。”周氏一边骂着,一边用脑袋往连守礼的怀里撞。

周氏是坐在炕上的,这么全力地撞,连守礼不禁倒退了一步。周氏用力过猛,身子就往炕下栽歪。连守礼忙用两手去扶住周第一百二十四章以死相逼氏的身子。周氏却跟不要命了似地,继续拿头去撞连守礼。连守礼怕周氏摔到炕下,只好忍着疼,往前凑,并调整的身子,让周氏的头能撞在他比较柔软的腹部。

“我这是做的啥孽啊,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你们养活大了,一个个翅膀硬了,就看不上我了,恨不得我立刻就死了。我的那个天啊,你睁开眼睛看看啊,我没法活了……”周氏又抬起手,给了连守礼一个耳光,然后放声大哭起来。

连蔓儿在旁边惊奇地看见,周氏这次可不是假哭,而是真哭,那眼泪真是噼里啪啦地往下掉。

“娘,我啥时候说看不上你了。分……”

“老三,来,你现在就掐死我。然后,你爱咋地咋地,我也看不见了……”周氏又抓住连守礼,双手捶打他的胸膛。

连守礼满脸通红,只是忍耐着,也不让开。

“我的那个天咧……”周氏抓着连守礼,放开声哭嚎起来,“老三,你丧良心啊。我十月怀胎,受了多少苦,把你拉巴大了,你那年得病,家里没钱,是我把我一个银镯子卖第一百二十四章以死相逼了给你治病,你才捡一条小命。你都忘了啊,你娶了忘了娘。早这样,我就不该给你瞧病,让你死了就省心了。……你个丧良心的,月课儿里,我就该掐死你。”

“你们都看啥,出去把乡里乡亲都叫来,老三,你嫌弃你亲娘,大家伙的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你。……你不怕人戳破你的脊梁骨,你……”

周氏似乎想说你就分家,可是却没舍得说出口。

“娘,我没嫌弃你啊。就是分……”连守礼抱着脑袋,哀叫道。

“你是铁了心了?”周氏抬起头,冷冷地盯着连守礼。

这么一闹腾,周氏的头发都散乱了,鬓角的白头发散乱地垂落下来。她哭了一阵,眼睛就泛红了。连守礼看见周氏这个样子,心中顿时一软,也没答话,只呆呆地站着。

“好,那你先掐死我,给你,你掐死我。”周氏抓过连守礼的两只手,放在的脖子上,而且还用力地收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