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地主》


连守仁被连蔓儿一双清澈的大眼睛看着,不由得有些心虚。他嘎巴嘎巴嘴,就想就此打住。不过转念一想,他是连家的长子,连守信的大哥,连家唯一的秀才,竟然在一个晚辈小丫头的目光下心虚了。

这还得了,连守仁恼羞成怒。

“老四,你看看你把蔓儿这丫头都逞的啥样了,她眼睛里还有没有长辈。我这说话那,她就质问上我了。你这要是再不管管,这家风都让你给败坏了!”

“大伯,是你说人家背后说我们,那我问问你都听人家说啥了,这又是啥不好的话了,我咋就不能问了?”连蔓儿正色道,“我就问这一句,大伯你这么大的反应,这事我咋看着有第二百七十八章说理点不对劲那。我看,不是别人说我们啥了,是大伯你看我们不顺眼了吧。”

与连守仁的疾言厉色不同,连蔓儿的表情很镇定,说话语气也与平常唠嗑没啥两样。只是,她说出来的话,却一句句的掷地有声。

“大伯,我问你。啥叫我爹逞着我?是不是我爹对我不是打就是骂,不管你咋往我们身上泼浑水,我都不敢吱声,还得说你说的对,这样你就满意了?”

“你还知道你是长辈?你咋不拍拍自己个的良心,想想你说的话,办的事,哪样像是正经长辈做的出来的?你说这话,就不脸红,你就不臊的慌?”连蔓儿盯着连守仁质问道,“就你办的那些事,我叫你一声大伯,你不心虚吗?大伯,说句老实话。你行的不端,做的不正。我有权利质问你,你可没啥凭据对我们说三道四。我爹娘人老实厚道,给你留着面子,你别给脸不要脸!”

连蔓儿最后几句话说的十分厉害。一点脸也没给连守仁留。连守仁受不住了,一张脸涨的通红。

“老四,你听听,听听。你这闺女这嘴里第二百七十八章说理说的都是啥?你这是咋教育的?”连守仁从炕上跳了起来,指着连蔓儿,恼羞成怒地骂道。

“都别说了!”连老爷子敲了敲烟袋锅子,沉声道。

“爹,我就说两句,还不是为了老四家好,为咱们老连家一大家子的脸面好?蔓儿这丫头。没大没小的,这以后……”

连蔓儿打断了连守仁的话。

“大伯,你说连家啥家风让我们给败坏了?是你想卖侄女给闺女陪玉佩的家风,还是你欠了高利贷不还,自己跑城里去享清福,把我爷、我奶,还有一大家子人扔家里,给你顶缸。替你还债,把我爷急的吐血,丢了半条命的家风?好。我承认,我把你这俩家风给你败坏了。咱就出门去,让全村的人给评评理。要是大家伙说我不对,说你好,那我就认打认罚。你现在要卖了我换钱,我都没话说。”

提到旧事,连守仁涨红的脸转为青白,张着嘴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