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地主》


二更,求粉红。

**………………***

她们家和沈家是亲戚,连蔓儿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不过转念想想,这亲戚也分远近,也分很多种。沈家人口众多,难保没有那么一个两个真的能和连家的祖上扯上点关系的。

按照连老爷子说的,连家祖上是读书人,连家原来是清贵的人家,起码就可以解释为什么连老爷子在城里大掌柜做的好好的,非要回乡来买地当地主,全力供养大儿子念书出仕了。

“那沈六、哦,不,沈六爷他说了啥没有?”连蔓儿又问。

“沈六爷倒是没说啥。”张氏答道。

“跟沈家是亲戚的人多着了!就是以前真有亲,那怕也挺老远的第二百六十二章风筝与柳笛。现在,更是八竿子打不着了。咱别寻思那没用的。”连守信闷闷地道。

连蔓儿点了点头,连守信还是很务实的一个人。踏踏实实过日子,不会生出什么虚妄的想头来。这对他们家是件好事。

是沈六身边的老家人说连老爷子可能和沈家有亲,但是沈六却没说什么。也就是说,他既没有否定,也没有承认、继续攀谈下去。如果是这样的话,连蔓儿想到了某种可能……

那似乎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连蔓儿想了想,最终并没有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娘,我爷、嗯、他们跟沈六提啥请求没?”连蔓儿又问张氏,这是她比较关切的一个问题。

张氏没回答之前,又先看了连守信一眼。连守信只是闷头扒饭。

“咱跟人沈六爷是啥关系?你爷是明白人,哪能一见面就跟人提啥要求那。”张氏说道,“你爷第二百六十二章风筝与柳笛就是跟沈六爷唠嗑。说了说咱家的事,你大伯是秀才。打算纳监选官,还有你继祖哥,你们要参加那个童生考试……,就没说别的啥了。”

“就这些?”连蔓儿追问了一句。

“嗯,就这些。”张氏点头道。

连蔓儿的眼珠转了转。只是这些,连老爷子、连守仁和连继祖就那么高兴,这里面当然有缘故。

是那个模棱两可的亲戚关系吗?肯定是了。

官场是个很奇妙的世界。以沈家的势力,这模糊的、未经确认的亲戚关系,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一件护身符、一架阶梯。沈六做为上位者。对其中的规律应该很清楚。在那场谈话中。他所持的态度,是不是可以被认为是一种无声的默许?

沈六为什么要这么做?

连蔓儿觉得她隐隐约约地抓到了点什么。

吃过了晌午饭,五郎和小七说教他们的先生下晌有事,他们不用去上学了。连蔓儿就想到她培育的毛嗑秧子长的差不多了,就套了小牛车。往老宅来。三个孩子挖了一多半的毛嗑秧子,又坐小牛车回来。

连蔓儿打算把这些毛嗑秧子都重在新铺子右边闲置的田地里。毛嗑就是向日葵,长大之后,开出的花还可以美化铺子周围的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