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地主》


周氏有些恐惧起来,她的四儿子从小就是顺从、听话的,一切心思都明明白白地摆在她的面前,从来不会对她说一个不字,更别说耍赖、耍心机了。相比起她的大儿子和二儿子,这个四儿子是笨拙的,老实的,她说咋拿捏就咋拿捏的。

这个儿子很在意孝道,只要她骂他不孝,他就会满足她的所有要求。而如果她哭,这个儿子更会吓的失魂落魄,任她摆布。

她的四儿子绝不会哭着向她下跪要她掐死他!

她不仅没有为老闺女要来丰厚的嫁妆,而且还要彻底失去对这个四儿子的掌控了!

想到这,周氏瘫坐在炕上,痛哭了起来。

“王八犊子,我白养第三百零四章失去掌控活你了,我白养活你了……”

“四哥,你这是干啥,你要逼死咱娘是咋地?”连秀儿冲着连守信吼道。

连蔓儿安静地看着周氏和连秀儿。这世界上的人和事,有时候就是如此的奇妙。比如说周氏和连秀儿,经过她这些天的仔细观察,她觉得这两个人现在的做派,并不是在演戏。她们的情绪都是真实的,她们是真的认为自己是对的、是受了委屈。

而这,正是事情的奇妙之处。

连蔓儿想到一句话,“以人为镜可以鉴己”。人是需要多与外界的人事接触,才能够时时地校正自己的行为和想法。周氏在连家这么多年,主客观的因素共同作用,她已经完全形成了一套以她自己为尊的行为价值道德标准。她完全拿着这个标准衡量人和事。而这个标准,是只能存活在连家这个封闭的大院里的。

周氏何其有幸,她是这个家辈分最高的女人,这个家里,她的后代不得不忍耐她的这一套。虽然不知道她的这些后代,会不会永远的忍耐下去。但是连秀儿,她终归是要离第三百零四章失去掌控开这个家的。她持着这一套标准到新的环境中。势必会碰的头破血流。

除非她一下子就成为新环境的主宰。而在这个社会中,一个新嫁入门的媳妇,往往是小辈,是不能成为主宰的。毕竟,谁都是出嫁去做媳妇的,哪有出嫁去做婆婆的?谁也不会一生下来就有一群儿女任其奴役的。

连蔓儿在那出神,甚至忘了去反驳连秀儿的话。

“娘,咱别搭理他个没良心的。娘你别哭了……”连秀儿一边劝着周氏,一边自己也哀哀地哭了起来。

周氏和连秀儿母女哭的如此的伤心,仿佛是连守信欺负了她们,虽然事实恰恰相反。连蔓儿抚额。将自己的思绪拉回到现实中。

“爹,咱走吧。”连蔓儿去拉连守信。她在思考过后,已经放弃和周氏、连秀儿讲道理了。

“嗯。”连守信慢慢地站了起来。

“娘,我不想说啥伤感情的话,有些事,咱大家伙心里清楚就得了。”连守信对周氏道,“娘,你要有啥正当的要求,那我做儿子的没话说。像今天这样的。以后还是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