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地主》


夜里赵秀娥的情形,连蔓儿还是第二天从张氏那里完整地知道的。

“一会昏昏沉沉的,好像不省人事,一会又吱哇地叫唤,说肚子疼。她二伯娘在旁边也没个消停的时候,看的人心忙。……李郎中陪了多半夜,问他脉象咋样,李郎中含含糊糊地,就给开了一大堆保胎的药,还说二郎媳妇要一直这么下去,她肚子里这一胎难保。”

张氏说到这,轻轻叹了一口气。

“这要是二郎媳妇肚子里这个孩子真有个好歹地,继祖媳妇可就不好交代。……昨个夜里,不管继祖媳妇啥时候进西厢房,二郎媳妇都一惊一乍地。都说二郎媳妇这样,都是因为昨天下晌让继祖媳妇给第三百二十五章分崩欺负了,给吓唬着了。这不,他二伯还出门,说是要请个跳大神的来。”

连蔓儿就听出一些蹊跷来。

“娘,咋李郎中号脉,还含含糊糊地。这里面,是有啥事?”

这时候,她们是在铺子里头,外面的伙计们都在忙碌,若不是主家招呼,他们是不能往里屋来的。屋里现在只有张氏、连蔓儿和连枝儿。即便如此,张氏还是左右张望了张望,这才迟疑地开了口。

“这就是咱们娘几个说,娘也是猜的。”张氏将声音压的低低的,“我看二郎媳妇,不像是真有啥事。”

“娘,伱是说我秀娥嫂子昨天夜里那样,都是装的?”连蔓儿睁大了眼睛。

“我好歹生了伱们几个,这怀着身子是好是坏,我还能看的出来。二郎媳妇那精气神,不像是真有事的。还有李郎中那说话行事,也有些怪。我总感觉他跟伱二伯娘还有二郎媳妇说的那句话,是说要是二郎媳妇那么折腾下去,真会害了她肚子里的孩子。”张氏就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秀娥嫂子要是装的,那我二伯、二伯娘他们也第三百二十五章分崩应该都是装的!”连蔓儿就道。二房合伙在演戏。

张氏哼了一声。

妇人怀孕生子,什么样的意外都可能发生。赵秀娥做张做智,又有整个二房的人陪着他闹。所以李郎中即便在赵秀娥的脉象中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他也不会把话说死。

“伱看二伯娘、秀娥嫂子她们平时也吵吵。可到了整个时候,人家就又是一家人了。”连枝儿就道。

“伱大伯娘,还有继祖媳妇,也看出来了。她们俩跟我和伱三伯娘说话,继祖媳妇哭哭啼啼地,伱大伯娘话里话外地意思,还想让我把这事给挑明了……”张氏微微皱着眉头说道。

“娘。那伱说了没?”连蔓儿急忙问。

“伱当伱娘我真傻啊!”张氏看了连蔓儿一眼,“我是让她俩又是哭、又是说的,弄的我的心软。伱大伯娘那意思,好像是这事牵扯了继祖媳妇,她们俩不好说话,要是说了,别人还得当她们有啥别的心思。要是我说,那就是正当的。别人也相信啥的。昨夜里,伱大伯娘没少给我高帽子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