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地主》


庄户人家本就娱乐稀少,大多数都人喜欢凑个热闹。离着秋收还有一段日子,现在大家也多闲着,连蔓儿几个这一番动静,几乎是转眼之间,连家的大门口就让人给围住了。

两挂鞭炮放完了,连蔓儿瞧了瞧,觉得来的人差不多了,就把小铁锅放下不敲了,同时给连叶儿使了个眼色。

连叶儿就扑通一声向着大家伙跪下了,还没开口,眼泪就噼里啪啦地从眼睛里往下掉。这可真的不是什么演技,而是憋屈、委屈的太久了。

“哎呦,这敲锅放鞭炮的,俺还以为出啥喜事了?这咋,这是咋地啦?”

“这不是叶儿吗,这下跪是干啥?”

“连叶儿的脑袋咋啦,咋包第三百七十五章揭露起来了?”

“这还用问那,你那眼睛长脸上是干啥的,没看见都渗血了吗?”

“叶儿啊,有啥话,好好说,你这样,大婶看着心酸。”

“叔叔婶子、大伯大娘们,叶儿是有话要说。不过,不是啥坏事。”连蔓儿就道。

连叶儿的额头还在渗血,跪在那哭成那个样子,连蔓儿这话,根本就没人相信。

“……我爷我奶,要带着我二伯跟着我大伯,他们都要去做官,过好日子了。就把我家给分出来了。刚才分的家。”连叶儿就有些哽咽地道“刚才给我们见证的人走了,我奶、我大伯和我二伯,就朝我们要四百两银子。”

连叶儿说的话,似乎有些水分。比如说分家是他们三口人磕头求来的,比如说,开口朝他们要钱的是周氏,连守仁躲出去了,而连守义虽然在场,也没开口。

但是,连叶儿他们为什么要分家。还不是被逼的。周氏朝他们要钱,也绝不是周氏一个人的主意。连叶儿这么说,绝没有冤枉了谁。

就是要这么说才对!

连叶儿一家在这个当口分家,已经有村第三百七十五章揭露里的人背后众说纷纭了。听到连叶儿说四百两银子。有的人就惊呼出声。

庄户人家土里刨食,银钱哪是那么容易赚的。别说四百两银子,就是四十两的整银子,又有几个人看过。四百两,有的人家一辈子,都未必能挣出这些银钱来。

这连守仁是去做官挣大钱,享大福的。临走,还要将种地为生的兄弟们搜刮个底朝天。

连家的事情,即便他们自家人嘴再紧,村中的人或多或少都知道一些,只是连守仁从前是秀才,还攀了门好亲,如今连守仁又做官了,大家表面上就谁都不肯轻易提起。嘴上不说。但谁心中没有一杆秤那。

“哎呀,叶儿这是让四百两给吓傻了。”连蔓儿就在旁边道“我奶不白朝我们要这个钱。这是今年佃的那些田的收成。加上我爷我奶、我大伯、我二伯他们三股的那十八亩地连着种三年的收成,还有后院的园子,连种三年的收成,对了,还有家里那几只鸡,猪圈里那几头猪,这全加一起,统共就卖四百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