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地主》


连老爷子低下头,看了连蔓儿一眼,又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爷,我大伯他离不开你的。”连蔓儿也轻声道。其实在她心目中,连守仁在某些方面,就是一个奶嘴男。比如说他在高利贷事件中表现出来的那种毫无担当、好处自己拿,责任则全部推给年迈的父亲。做为被家庭寄予厚望的长子,已经年过四十,有了孙儿辈,且头上还戴着一顶秀才头巾的男人,正常来说,是应该扛起整个家庭的责任的。

“是啊,爹。”连守信也道“我看我大哥,也许他自己个还不知道,可这实际上,还得爹你再帮扶他几年才行。”

“嗯,嗯。”连蔓儿重重地点头,一双大眼睛亮第三百七十一章听谁的闪闪地看着连老爷子。

刚才在屋里,连守仁的话虽然没有说明,但是意思大家都能听出来。连守仁根本就没有带连老爷子上任的打算,而且急于脱卸责任。不管连老爷子自己想不想去,看到大儿子这样,他应该是伤心的吧。

连蔓儿的目的,就是要让连老爷子感觉到他很重要,连守仁离不开他。

“哎,眼瞅着就要收秋,咱今年来佃了人家的地,马上就走,这……”连老爷子说道,要马上走,他放心不下家里。

连老爷子这样说,是打算要跟着连守仁去上任了。

连蔓儿在心里比了个胜利的手势。有连老爷子跟着连守仁,连守仁有了限制,做事就不能离了大谱。就算闯祸,那也就有限了。而连守仁之所以将启程日子安排的这样紧,就算他是有早点上任的打算,但也决不能排除他了解连老爷子的心理,想借此不带家人上任。

不过,只要连老爷子打定了跟着连守仁上任的主意,其他的事都是小事。

“爷。这你完全可以放心啊。”连蔓儿就道“不就是等着秋收了吗,也第三百七十一章听谁的没有别的事。我听我三伯说,他们是不打算跟我大伯一起去的。再说了。这还有我们那。咋地也能把庄稼都好好地收回来,该咋给人家地租咱咋给人家。家里别的事也一样。”

“对,我三哥是个过日子的人,有他在家,你老还有啥担心的。我们在旁边也能帮上一把手。”连守信道。

…………

连蔓儿和连守信在后院劝说连老爷子,前院,连守仁和连守义两家人也没闲着。他们将目光盯在了周氏的身上。

家里做主的是连老爷子,但是周氏的意见,也是举足轻重的。而且就算不提连老爷子,也有人无论如何,都不希望带上周氏,而另一些人,却是一定要周氏一起去河间府。

“……听说那河间府啊,可比咱这三十里营子差多了。咱这是风水宝地。那地方穷山恶水的。现在犯了重罪的犯人,都是押到那。街面上可不安全了,哪像咱们这。夜不闭户那都没事。”东屋外窗下,连守仁站在周氏身边,陪着小心说着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