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地主》


“…...开开恩,秀儿一辈子就这么一件大事。你有啥气,有啥怨恨,你都冲着我这个老婆子来。给,你打我,你大耳瓜子你扇我……”周氏一手扯乱了自己的头发,红着眼睛对张氏道。

这不是求人,这是膈应人。周氏就是要服软,也带有着她浓烈的个人特色。

而这种扭曲的方式,对于心硬的人,对于无关的人,根本就没用。这种方式,只对嫡亲的、对她还怀有感情、心软善良的人们才有用。

连守信和张氏,一个是她的儿子,一个是她的儿媳妇,都恰恰是心软善良的人。

连蔓儿就往前挪了挪,靠进张氏的怀里。表面上,她这是被周氏给吓着了,其实,第四百二十八章做“坏人”她这是给张氏打气。

不能心软,既然开始了,到这个关口,就不能退。

来的路上,娘儿几个每天坐车,也没别的事情,就是唠嗑。他们唠的最多的,就是到太仓之后,该怎么办。

娘儿几个商量好了,到了太仓,要见机行事。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她们几百里地来添箱,是怀着善意。如果周氏这些人好声好气地招待,她们自然也好声好气地应对,皆大欢-喜。

可如果周氏这些人恶言相向,还像过去那样不把她们当一回事,她们也不会再无原则的忍耐、退让。

针对周氏这些人可能的态度,娘儿几个早就商量出了几种对策。

张氏刚才的反应.就是她们商量出来的必杀技。跟周氏没什么道理可讲,多说话都是浪费口舌。不出手则已,出手,就要捏住周氏的周氏不念她们几百里的奔波,不因为连秀儿的喜事开一点点的情面,那么她们还有什么可顾惜的。而且,连书信不在这里,她们也无需顾虑他的感受,更少了一重顾忌。

现在.如果张氏退了、软了,那么第四百二十八章做“坏人”可想而知,她们留在太仓这两天的日子,将会是怎样的情形。甚至以后,张氏也还是那个周氏拿捏在手里的包子媳妇。

大老远地上门来,就是为了让人踩做脚底下的泥吗。

张氏作为母亲,她要为儿女撑起一把保护伞。就是她再心软,再看不得老年人自己糟践自己,她也得挺住。

想到她肩头上的责任,又有儿女们在背后默默地支持.张氏此刻就没有周氏意想中的惊慌失措。

“他奶,你这给我下跪,这可得有个由头。这是个啥由头那,咱今天就好好掰扯掰扯。咱就不从远了说,就从为啥分家开始说吧...…”张氏开口道。

“还不快点把你娘给扶起来。”连老爷子连忙道。

连兰儿就忙将周氏扶着坐了起来。周氏这一招没拿住张氏,反而逼的张氏要掰扯为啥分家的事。为啥分家,自然就牵连到了连秀儿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