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地主》


二更,求粉红……连蔓儿几个吃完了饭,何氏就叫了平嫂,还有另一个年纪略老的婆子过来,将饭桌、碗筷都收拾了下去。

本来还想和何氏多聊一聊,却见那个平嫂偷偷向何氏使了个眼色,何氏就说有事,跟着平嫂出去了。

连蔓儿坐在炕上,往窗外看了看。

何氏跟着平嫂去了厨房,连老爷子正在院子里一圈一圈地踱着步。

“爷说衙门里住着,规矩多,这个院子都不能随便出去。爷在屋里待不住,就只能在院子里走走。”五郎就说道。

“爷也这么说的?”连蔓儿就道,“刚才听二伯娘说,我还没往心里去。咋地到了这,院子都不能随便出了。第四百三十章客饭”

“后面本来有俩角门,都让知县给锁了,不让走。这院子里的人要出去,就得经过前面的仪门。”五郎就压低了声音说道,“仪门后面就是知县的大堂,……我和小七刚才跟咱爷唠嗑,咱爷说,这个知县特别霸道,仪门那有监视的人。这里出去进来个啥人,那边都盘问,疑神疑鬼的啥的。整个县衙里,都是知县的人……”

连蔓儿就明白了,这是知县排挤、压制连守仁。

“这知县就这么独啊?”张氏也听明白了一些,“……在家的时候,那么大的前后院子,你爷又是干活干习惯了的,冷不丁地在这小院子不能出去,还真挺憋屈。”

怪不得连老爷子这个时候。会在院子里来回踱步了。

“爷还说,大伯的官做的挺辛苦的。”五郎又道,“说大伯这个县丞,别的啥职权都没有。就管清点这一县里的军户人口。……还说知县总派大伯苦差事。刚来还没一个月,就让大伯去押运东西,那一趟下来。大伯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听五郎这样说,连蔓儿不由得又第四百三十章客饭想起吴玉贵说的县衙官场上的一些事情来。清点军户,是顶没有油水的一项差事。而这押运的差事,最是苦差事。如果押运的东西出了问题,比如说缺斤短两,或是质量不合格,要押运的人负责赔补。而且。押运东西要赶时间,路上要起五更爬半夜,如果误了日期也要挨罚。是最最吃力不讨好的差事。

先不说赔补东西的那一项,就是这起五更爬半夜赶路,连守仁在家里的时候都没受过这样的苦。这一来自然要经受不住,叫苦连天。

连老爷子肯定是要心疼的。

“哥,小七,该跟咱爷说的话,都说了没?”趁着屋子里没别人,连蔓儿赶紧问道。

“都说了。”五郎就点头道。

“那你爷说啥了?”张氏就问。

“……我大姑提的那个亲事的事,我爷说,他也是看了我大姑的信,为了两家都好。才写的那封信,不知道咱家已经驳回了我大姑。我爷说,这就是两厢情愿的事,咱不愿意,那也没啥说的。他说他找空,劝劝我大姑。也让咱别因为这个事,就和我大姑生分了啥的。说都是亲骨肉,我大姑做的有不对的,那也不是出于啥坏心,让咱以后两家该咋来往还咋来往。”五郎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