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地主》


“说啥那,邪里胡吃的,别说了。”张氏就道,语气缓和了许多,也不再哭了。其实,她心里是相信连守信不会不正经,她只是害怕,害怕周氏。

古氏厉害不厉害,可周氏照样给连守仁安排了小老婆。她的心计、手段可比古氏差的太多了,如果周氏安了心,真给安插了一个女人来,那这个家就要败,就要散。

连守信见张氏的态度缓和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孩子他娘,你这话是从哪听来的?咱别听风就是雨。”连守信就问张氏。

“是刚才家兴他娘跟我说的。”张氏就将刚才吴王氏说的话,大概和连守信说了一遍,“这个细情,还是从他二伯娘那第四百四十九章回信漏出来的。我估摸着,这不是人胡说,肯定是有这个事。家兴他们耳目灵通,这个事要不确实,家兴娘也不能告诉我。”

连守信的表情就有些发懵,作为一个老实的庄稼人,他需要一些时间来消化这个消息。

“不是我不信你,我是信不过太仓那边的人。你斗得过他们谁啊,是你大哥,还是你二哥?老爷子、老太太说话,你能不听。老爷子、老太太是疼你还是疼秀儿?秀儿就愿意嫁给个老头?老爷子、老太太就愿意秀儿嫁个老头?那她不还是嫁了。你不愿意,经不住老太太愿意,经不住你大哥、二哥给你挖坑,到时候能由得了你?我是真害怕呀……”

“咱们把日子过成这样容易吗,这才过几天舒心的日子啊……”

说到这,张氏又开始抹眼泪。

“为啥我说不去太仓了。我不去,哪个孩子也不能去,就是怕又被他们给哄了呀。现在老太太学会了这一招,你去了。你就真不用回来了。”

“我不去,你放心吧。”连守信闷了一会,说道。

几个孩子在屋第四百四十九章回信外面听着屋里面战况平息。连蔓儿就去炉子上,将刚烧滚的水提了。

“爹、娘,水烧开了,要换热茶不?”连蔓儿就在门外问。

“哎呦,水开了?我来,蔓儿你别碰那水壶,再把你烫着。”张氏忙将脸上的泪痕擦干净。就下了炕,推门出来。

连蔓儿就提了水壶,和五郎、连枝儿、小七一起跟着张氏又回屋来了。

张氏和连守信对视了一眼,两口子心里明白,大概刚才他们吵嘴。都被孩子们给听去了。就都有些讪讪地。尤其是连守信。

“孩子们啥都知道,”张氏就道,“这些事也瞒不住,外面的人都长着一张嘴那。”

连守信就叹了一口气。

“爹、娘,我爷给咱捎信捎的挺勤的,信里说的话也不少。……我大伯和英子的事,三郎哥入赘,我二伯拿了人家一百两银子的事,还有老赵家给我大伯牵线找师爷、找捕头这些。我爷咋一点消息都不给咱透那。咱还得听别人说才知道。”连蔓儿一脸不解地问道。